中國十大共富城市

x
用微信掃描二維碼
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

  共同富裕,國家承諾。

  改革開放初期,國家定下的戰略目標,是實現國家強大和人民富裕,分兩步走:先實現少部分人富起來,再實現共同富裕。

  改革開放凡四十年,中國經濟總量,已占全球16%,僅次于美國。為百年來最高點,且有望十年之后成為全球第一;2018年,中國人均GDP超過 9608美元,已達世界中等水平,為改革開放以來最高點。

  從全球歷史看,大國崛起無不伴隨著城市的崛起。

  以全球人均GDP劃線,2018年中國有60座城市已達到全球平均水平(11305美元,按當年匯率計算)。未來十年之后,將有超過一半的城市達到全球平均水平。同時,在大陸城市中,更有深圳、珠海、東營、蘇州、無錫、北京等十幾座城市,人均GDP達到全球平均水平的兩倍以上,基本建成全球發達城市。

  國家初步富強,享有國家發展成果,已成民心所向。

  民有民享,關鍵不在少數,而在多數。先富帶動后富,是國家的承諾,不可食言。

  需要強調的是,共富,不是均富。而是多數人生活富足,窮人是少數,超級富豪是極少數。

  近年來,知識階層中的部分人蔑視平民大眾,污名化“共同富裕”為絕對平均主義,混淆共富與均富,引起了巨大的思想混亂。

  經濟與社會,從來就是連為一體。

  實現共同富裕,是中國未來新三十年重大的戰略使命。也是消除中國諸多社會弊病的良藥。

  十幾億人數十年的經驗與教訓均證明:共同富裕,不僅是德性的要求,更是效率的要求。

  為此,天方智庫聯合羅天昊國與城,特意推出中國十大共富城市。

  中國十大共富城市(分項數據見后)

  1 臺州

  2 常州

  3 寧波

  4 無錫

  5 佛山

  6 泉州

  7 南通

  8 深圳

  9 濰坊

  10 珠海

  注: 1 所有數據均來自各級公報、政府工作報告 2 所有數據,均采用最近的2018年

  如何排名?三項指標——

  財富的階層分布、國民分布、區域分布

  何謂共同富裕?

  改革開放至今,共同富裕一直是一個美好但是模糊的夢想,但是,標準卻不統一。為此,我們初步確定了共富的衡量標準,制定了三個明確且直接的指標。

  一 基尼系數(衡量財富的階層分布)

  基尼系數是全球通用指數,主要衡量財富在不同階層之間的分布情況。

  基尼系數大,表明貧富分化嚴重,財富在各個階層分布嚴重不均。

  基尼系數小,說明財富分布相對均衡。

  基礎數據:2018年,中國的基尼系數為0.46以上。遠超全球警戒線0.4.

  一個良好的社會,基尼系數應保持合理區間,既鼓勵有才干者致富,又要防止兩極分化,以及由此導致的財富、權力的壟斷和固化。

  二 民營經濟占比(衡量財富在國家和民間的分布)

  基礎數據:2018年,中國的民營經濟占比超過60%

  三 區域極差(同一個國家或者城市,不同區域之間最大差值,衡量財富的區域分布)

  計算方法:最高區域的人均GDP,除以最低區域的人均GDP。

  基礎數據,2018年,中國區域極差為4.47(人均GDP最高為北京,最低為甘肅)

  三項排名數據,分項解讀

  一 國與民財富分布

  (民營經濟占GDP的比重)

  中國十大共富城市國民極差排名

  

  財富在官方手中,還是散布在民間,民營經濟的表現最直觀。

  一個地方經濟是否富有活力,民營經濟是非常重要的晴雨表。

  哪里的民營經濟活躍,哪里的經濟就發達,哪里的人民群眾就富裕。

  2018年,中國的民營經濟占GDP比重,在60%左右。不過,若以省級單位計算,超過60%的省市不到十個。故,本項入圍,基準為民營經濟占比超過50%。

  深圳和珠海是特殊例子,作為中國第一批特區,先富城市的標桿,深圳和珠海在人均GDP領域遠遠領先全國,且區域發展相對均衡,幾乎所有的區發展程度都領先全國平均水平。這一突出表現,部分彌補了民營經濟占比不足的缺陷。

  從入選城市所在的省份,可以知道中國民營經濟的力量在哪里。

  廣東民營經濟總量雖然冠絕全國,但是占比只有54.1%,不到全國平均水平。最詭異的是,在廣東三大城市巨頭廣深佛中,只有佛山的民營經濟占比超過50%以上,達到62.5%。廣深的民營經濟都不足。在整個粵港澳大灣區(大陸)的九大城市中,民營經濟占比超過50%,也只有佛山、中山,江門、肇慶四座城市。

  江蘇是中國第二大經濟強省,繁榮富庶,民營經濟,略好于廣東,且發展相對均衡。2018年,江蘇的民營經濟占比為55.6%,略低于全國平均水平,但是超過50%。總體上,也算是藏富于民。入選中國十大共富城市的兩個城市常州和無錫,是著名的富庶城市,且民營經濟發達。占比都在65%以上。

  作為中國民營經濟最發達的富裕省份,浙江表現突出。民營經濟占比達到65%。入選的兩大城市臺州和寧波,都是中國民營經濟重鎮,其中,臺州的民營經濟占比更達到77.5%。

  泉州是福建經濟總量最大的城市,也是藏富于民的城市,民營經濟占比達82.1%。

  山東的民營經濟比較弱勢,但是濰坊表現還比較突出,民營經濟達到52.65%,各個區縣均比較發達。

  廣東和江浙經濟活力冠絕全國,某種意義上正因為其強大的民營企業造血功能,越是民營經濟發達的城市,其真實經濟質量越高。華為,騰訊、美的等崛起于廣東,阿里、方太、雅戈爾、沙鋼等崛起于江浙,絕非偶然。

  二 階層財富極差(基尼系數)

  十大共富城市,除深圳外基尼系數都較低。

  因2018年基尼系數未公開,為避免法律風險,本排名不公布,可向當地政府單獨問詢。

  貧富分化,觸目驚心。

  2003年至2018年,中國基尼系數為一直在0.46以上,2008年更達到最高的 0.491,去年略回落到 0.465,貧富分化嚴重,遠超國際平均水平,也高于多數發達國家。而據《中國民生發展報告2015》顯示,中國家庭財產基尼系數從1995年的0.45擴大到2012年的0.73。頂端1%的家庭占有全國約三分之一的財產,底端25%的家庭擁有的財產總量僅在1%左右。

  先富帶動后富沒有成為現實。

  中國財富和階層分布,屬于典型的 “金字塔型”。平民窮人絕大多數。遠未形成以中產階層為主體的橄欖型社會。

  階層分裂,是國家走向動蕩的重要原因。未來中國需要彌補階層裂痕,使改革的成果,能夠為各個階層共享,最終實現“階層共和”。

  共富不僅是道德要求,更是效率要求。

  富人階層的消費支出,占其收入的比重越來越低,消費欲望也降低。若一國貧富分化太大,財富過于集中富豪階層,將導致兩頭空的危險局面。富人的日常消費邊際遞減,奢侈品消費主要在國外;平民財富不足,無力消費,最終國家整體消費萎縮,消費率降低。

  有趣的是,基尼系數與消費能力有內在邏輯關系。過去十年是中國基尼系數最高時期,2008年達到頂點,消費占GDP的比重,也萎縮和徘徊,最近幾年,隨著國家整肅貪腐勢力,打擊紅頂商人,基尼系數下降,消費能力也上升。

  共同富裕,不僅是道義要求與國家使命,也是國家經濟強盛的理性選擇。

  強大的大眾消費能力,龐大的大眾消費階層,雙劍合一,才能造就強盛的實體經濟。

  考驗國家或城市的消費能力,看底層,而不是看頂層。

  普遍富裕的市場,是最有消費力的市場。

  十大共富城市中,普遍實體經濟發達,都是制造業重鎮。

  并且,十大城市,有九大城市房價比較合理。唯有深圳近年房價過高,拉大了貧富差距,也嚴重削弱了深圳的消費能力。

  三 區域極差(財富在各區域之間的分布)

  十大共富城市區域極差

  

  改革開放以來,中國奉行的非均衡發展戰略,沿海優先于內地。

  在中國各個城市內部,非推行均衡發展戰略。未來,隨著城市內部產業轉移,縮小區域差別,尋找新的增長極,對于城市的未來成長也非常重要。

  2018年,中國人均收入最高的是北京,最低的是甘肅,區域極差達到4.47,說明中國是一個非常不平衡的國家。發展最不平衡的省是廣東,GDP最高的深圳與最低的梅州,相差7.5倍。

  十大城市中,區域最均衡的是臺州,區域極差僅1.69;

  緊隨其后的是常州,常州是全城富裕,所有區的人均GDP都超過全國水平,最低的溧陽,也高達12萬元。

  佛山五個區都很強大,人均GDP最低的南海區,也接近10萬元,放全國都是高水平。

  無錫也是典型共富之城,最低的濱湖區,人均GDP竟然超過14萬,是全國兩倍以上。

  寧波,南通、深圳等城市,也是所有的區人均GDP都超過全國水平。

  濰坊在山東算是一個富裕城市,但是很不容易,因為濰坊有大批農業縣市。是中國農業現代化比較成功的區域。但臨朐的人均GDP還在全國平均水平以下。

  泉州的區域極差也比較大。雖然泉州總體富裕,但是安溪縣人均GDP不到6萬,低于全國平均水平。

  十大共富城市整體解讀

  1 臺州

  臺州是中國民營經濟的發祥地之一,臺州模式,幾與溫州模式齊名。

  臺州是一個富裕且相對均衡的城市。三項指標均很出色。基尼系數小,階層財富不大;區域發展比較均衡,極差僅1.69,為十大共富城市中區域差距最小的城市,同時,真正實現了城富民強。民營經濟極度發達,占比達到77.5%。

  臺州地不足1萬平方公里,卻擁有超過50家上市公司,21個產值超過百億的產業集群,156個細分行業冠軍,誕生了吉利等一大批知名企業。汽車配件產值超過千億。縫紉機和不粘鍋占全國市場60以上,智能馬桶占全國50%以上。

  臺州擁有三家商業銀行,分別是臺州銀行,泰隆商業銀行和民泰商業銀行。實現了草根經濟與本土民營的結合。民間金融十分發達。

  2 常州

  在豪強林立的長三角,常州是一座被嚴重低估的城市。

  常州人均GDP近15萬,為中國富裕城市,民營經濟占比達67.5%,實現了藏富于民。同時區域發展均衡,人均GDP最低的溧陽市,也接近全國人均水平的兩倍,真正實現了全域發達。

  常州為中國城市樹立了共富的絕佳榜樣。

  3 寧波

  長三角副中心城市,全球第四大港口城市。中國大陸海岸線的中點。

  寧波是東部沿海開放與繁榮的象征,也實現了全域繁榮,排名末尾的寧海市,人均GDP也達到8.85萬,遠超全國平均水平。

  寧波藏富于民,民營經濟活躍,產業經濟發達。其服裝,家電產業,享譽國內。同時,寧波是中國制造業試點城市,中國沿海高端制造業的重地之一。雅戈爾、方太馳名國內外。38個企業主導產品市場占有率全球第一。

  寧波最難得之處是,在上海,南京,杭州和蘇州等珠三角強勢中心城市之側,能夠獨立發展,盛開三朵璀璨之花:民營經濟之花,實體經濟之花。民間富裕之花。

  4 無錫

  本土經濟,實體經濟,民營經濟,無錫發展模式與珠三角的佛山接近。卻與同在長三角的蘇州迥異,無錫是蘇南模式的典范。

  經過數十年的努力,無錫成為經濟發達,產業興旺,市民富庶的制造業王國。

  無錫人均GDP高達17.43萬,超過上海。民營經濟占比65.8%,超過江蘇省平均水平10個點以上。同時,無錫也是全域發達,人均最低的濱湖區,也高達18.6萬,比全國平均水平的兩倍都不止。區域發展平衡。

  5 佛山

  佛山是一個被忽視的城市。

  一個普通地級市,人均GDP達到 12.6萬元,鋒頭直逼中國一線城市。

  世人皆言北上廣,厚重少文是佛山。這座寡言的城市,隱藏著驚人的潛力。

  佛山沒有山西那樣豐富的資源,沒有深圳那樣的特區優勢,也不是北京和上海這樣獲得權力體系垂青的直轄市,但是,四十余年的靜水深流,佛山已悄然成就浩大。

  佛山模式的核心在于四點:堅固厚實的實體經濟、強盛豐茂的本土經濟、富有活力的民營經濟。內生式發展。

  在佛山,誕生了一大批馳名全國的產業小鎮,以及美的、格蘭仕等全國知名民營巨頭。

  佛山的五個區,全域富裕,南海人均GDP的9.87萬,在全國都屬于高收入。區域發展較平衡。同時,佛山是一個典型的藏富于民的城市,民營經濟占比達到62.5%,在珠三角五大巨頭中最高。超過廣深,也超過東莞。

  6 泉州

  福建經濟第一大市,海上絲綢之路的起點。中國民營經濟之花。沿海開放重地。

  泉州作為普通地級市,經濟總量卻超過省會福州,也超過特區廈門,中國的唯一。

  泉州的安踏、九牧王等品牌馳名全國,晉江、石獅等重鎮位列中國百強縣。

  國家領袖特意推廣晉江經驗。

  泉州通過民營經濟,實體經濟致富。是中國隱藏的改革之花。

  在中國十大共富城市中,泉州民營經濟占比最高,達到82.1%。

  不靠特權,靠市場,不靠官辦企業,靠民營企業,不靠投機,依靠實業,泉州模式需要國家極度重視并大力推廣。

  7 南通

  南通是生產傳奇,并且變幻莫測的地方。

  2009年至今的十年時間,南通首富從搞光伏的昝圣達,到搞船舶的張志熔,再到搞醫療健康產業的俞熔

  首富十年三變,表明南通是一個富有活力,階層沒有固化,產業沒有固化的城市。

  南通確實藏富于民,民營經濟占比達到76.7%。并且,南通也是全域發達。人均GDP最低的如皋,放到全國也是土豪。

  8 深圳

  中國最早的特區,改革開放的先鋒和旗幟。

  深圳是中國改革開放的產物,從一個偏遠落后的漁村,崛起為一個繁榮富庶的大都市,成為中國最現代化的城市。

  2019年,深圳成為社會主義示范區,必要成為共同富裕的表率。

  與一般人印象中不同的是,深圳的民營經濟不足,占比不到50%。

  同時,深圳近年基尼系數大,房價過高,貧富分化加劇。對于深圳未來造成巨大戕害,部分產業和人才遷移。此外,深圳的人均年齡已下降,既得利益逐步形成。對于新興力量產生排擠效應。進取精神有所萎縮。近年來,深圳社會活力逐步有所喪失,值得警惕。

  這兩大缺陷,嚴重阻礙了深圳在中國共富城市系列中的排名。深圳僅列中國共富城市第八名,值得反思。

  好在深圳確實富裕,而且是全域繁榮,根基深厚,調整空間巨大。

  市場之城,改革之城,活力之城,才是深圳魅力所在,是深圳的“元根”。

  9 濰坊

  濰坊不是山東最富裕的城市,但是確實典型的共富城市。

  濰坊有幾個特點,首當其沖的是,其區域經濟在山東相對均衡,青州、諸城、壽光、安丘、高密、等幾乎所有的區縣,都比直屬的幾個市區經濟總量大。這在全國絕無僅有。

  同時,濰坊的縣和縣級市,多數是農業發達,是中國北方主要的菜籃子,這種發展模式崛起,更是非常難得。

  在國有經濟占主導地位的山東,濰坊的民營經濟算得上一枝獨秀,占比達到52.65%,遠超青島和濟南。

  10 珠海

  珠海是改革開放以來,中國城市中的異數。

  贊之者,稱譽當年的梁廣大眼光超前,高起點高要求,奠定了珠海宜居城市的基礎。

  毀之者,謂梁廣大心氣太高,在珠三角群雄并起的時候,過早以服務業和旅游作為珠海的主導產業,錯失承接產業轉移的良機,忽視了工業攻堅,導致珠海今天落后于深圳,經濟總量更是在珠三角諸雄中墊底。

  不過,直至今日,珠海已經成為一座富庶城市,并且成為中國最宜居城市之一。

  珠海實現了全域發達,所有區均繁榮富庶,區域發展相對均衡。

  珠海基尼系數也不大,階層財富相對平衡。

  珠海最大缺憾是民營經濟占比不高,僅34.5%,嚴重拉低了其在中國共富城市系列中的排名。

  本文來源: 羅天昊國與城(ID:Luotianhao99), 在此致謝,歡迎關注。 (感謝原文作者及發布媒體為此文付出的辛勞,如有版權或其他方面的問題,請與我們聯系。本文僅供參考,不代表政研院觀點,不構成投資建議。) END

特別聲明:本文為網易自媒體平臺“網易號”作者上傳并發布,僅代表該作者觀點。網易僅提供信息發布平臺。

跟貼 跟貼 9 參與 26
© 1997-2020 網易公司版權所有 About NetEase | 公司簡介 | 聯系方法 | 招聘信息 | 客戶服務 | 隱私政策 | 廣告服務 | 網站地圖 | 意見反饋 | 不良信息舉報

政研院

城市與政府事務研究院微信公號

頭像

政研院

城市與政府事務研究院微信公號

350

篇文章

44055

人關注

列表加載中...
請登錄后再關注
x

用戶登錄

網易通行證/郵箱用戶可以直接登錄:
忘記密碼
猛禽小队完整版-猛禽小队免费-猛禽小队在线观看